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(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)2019 年 2 月 28 日这天下午,二二八事件 72 週年中枢纪念仪式马上就要开始,一群来自日本沖绳的参访团,由一名头戴平顶帽的长者带领着,随即步入活动现场。这位老翁非常健谈,身体看起来也十分硬朗,除了脸上明显的岁月痕迹外,一点也没有年过七旬该有的姿态。令人感到好奇的是,一个日本人,怎幺会突兀出现在这个场合呢?

事实上,这并非他第一次来台湾参加这种官方的追思典礼,如此力行不辍,已然成为他每年的例行公事。记者透过深入访谈,得知他 1943 年(昭和十八年)出生于「社寮岛」(今基隆和平岛),是位名符其实的的「湾生」,现定居在沖绳。不过,除了「湾生」的身份外,他另一个与台湾的关键连结,则是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家属,也是第一位因二二八事件而获赔的外国人——青山惠昭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青山惠昭坦言,自己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,也非常陌生,顶多只知道他是死于「1947 年在台湾的暴动事件」。「当时的我真是一知半解!」

青山惠昭表示,台湾在解严之前,谈论「二二八」是个敏感的禁忌,相对的,多数日本人也不是那幺了解。他回忆,直到解严后,台湾内部对于二二八事件的讨论与研究逐渐鬆动,相关的资讯也因此藉由各种管道传递到海外,加上侯孝贤的电影《悲情城市》在日本上映后,「二二八事件」才在我的脑海中有了初步的认识,并且与父亲的死产生了连结。

1995 年,台湾成立了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,开始受理受难者家属赔偿等相关事宜,也间接促使他追求父亲亡故的真相。从此,青山惠昭马不停蹄地来回台湾与沖绳,开启了一场另类的「寻父之旅」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青山惠昭先是向沖绳法院声请父亲的死亡宣告获准,后来藉由财团法人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的协助,结合当地媒体和学者进入调查,结果显示,青山惠先确实是首位外籍二二八受难者,因此,青山惠昭据此向基金会申请赔偿。

但事情总不尽人意,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原本同意赔偿 600 万元,却遭当时的内政部以「《二二八事件及赔偿处理条例》没有将外国人列为赔偿对象」,以及「日方应基于『平等互惠』,对『台籍日本兵』与『从军慰安妇』给予赔偿为原则」等理由,发函给基金会指示不准赔偿,驳回青山惠昭的申请。

谈及青山惠先的死,得先追溯到这个背景。相信绝大多数人对于「二二八事件」的理解,大概是「战后的动乱与经济恐慌,人民失业众多,生活困难,复以陈仪担任行政长官期间,军政措施失当。1947 年 2 月 27 日,适因当局取缔私烟引发冲突,导致扩及全岛的官民抗争,无辜人民遭受波及,颇多伤亡。」时至今日,也只有 2 月 28 日当天成为「和平纪念日」,却鲜少有人知道,二二八事件过后,接踵而来的腥风血雨,即国府军在 3 月 8 日及 9 日所展开的「三月大屠杀」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3 月 8 日是日,由蒋介石调派的国府军整编二十一师抵达基隆,开始了一场全岛性的「血的大肃清」,而青山惠昭先生的父亲青山惠先,则不幸在此次镇压中遇难。

按史料记载,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,有不少来自沖绳的琉球人来到台湾定居,其中以基隆社寮岛附近的港口为最大聚落。青山惠昭的母亲渡庆次美江是琉球人,在当时跟随从事总督府林务工作的祖父来台;而青山惠昭的父亲青山惠先,本是鹿儿岛的远洋渔夫,俩人在台湾相识相恋,进而结为连理,定居于基隆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不过,好景不常,随着太平洋战争的战事吃紧,青山惠先接受国家徵召从军,离开了甫出生五个月的青山惠昭,前往越南西贡支援,之后遭英军俘虏,下落不明。1945 年战争结束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许多在台日本人陆续被「引扬归国」,但青山惠昭的母亲却不断地申请延后日期,只为了打听丈夫是生是死。

然而,青山惠先并没有因战争而丧命,而是被关进盟军集中营,获得释放后,1946 年便直接从越南回到了故乡鹿儿岛,于是,他马上写信给在基隆的妻子报平安,并且催他儘快返乡团聚。

但青山惠昭与母亲却一直等到了 12 月才能离开基隆,起初先被遣送回日本,到了鹿儿岛时已经是隔年的 3 月。或许是思亲急迫的关係吧,青山惠先似乎无法等待,因而在 2 月底仓促搭船回基隆想寻找妻儿,岂料,竟不幸陷入屠杀,从此与家人天人永隔。

青山惠先即将登陆基隆社寮岛的同一个时间点,台湾刚好爆发「二二八事件」,因为曾是日本军人的身份,加上言语不通而遭国民党军队逮捕,自此音讯全无。

1949 年年底,青山惠昭 5 岁,母亲接到从台湾传回父亲的死讯;据闻,当时一名自称与青山惠先同船来到台湾的日本人小桥川,认为他极有可能被国民党军队用卡车载走后,在社寮岛的千叠岩一带被处决。此外,也有社寮岛居民口传,青山惠先和其他三位琉球人被国民党军队在八斗子海边枪毙。

青山惠昭提到,殷切思念父亲的母亲自此未再改嫁,只是象徵性地在户籍栏上留着「青山惠先」四个字凭弔。至于,提及与台湾相关的一切,母亲最多仅透露:「台湾的食物好吃、台湾人好相处」,其余就没有了,或许是怕勾起太多与父亲在台湾的和乐记忆吧!

青山惠昭説,父亲生死成谜这件事对我们家冲击很大,母亲回到琉球后,虽然独立将我扶养长大,可是,她心中一直是怀抱着伤痛走过这段阴暗时光,也没有勇气再次踏上台湾这块伤心地,就这样带着遗憾与世长辞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自从赔偿申请被拒绝后,青山惠昭始终不肯放弃,就这样奔波台日持续缠讼,儘管已身心俱疲,仍旧让他盼到了好消息。2016 年 2 月 17 日,台北高等法院以调查报告中所指出,「当年青山惠先所搭乘的船只确实遭到国民党军队袭击,船上的人员确实失蹤。」,且依《二二八事件及赔偿处理条例》为国家赔偿的特别法,并未规定不适用于外籍人士,因此判决青山惠昭胜诉,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依法须应赔偿青山惠昭新台币 600 万元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当时前国民党立委蔡正元甚至透过脸书发文批评:青山惠昭先在台湾胜诉,证明台湾仍有皇民在统治,台湾仍是皇民的殖民地。青山惠昭并没有多做回应,反而非常感谢台湾许多团体的奔走与帮忙,像是台湾人权促进会、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等,因此,他希望台湾的受难者及其家属,能够早日看见公义被彰显。

同时,他也指出,除了自己的父亲,尚有三名沖绳的受难者,目前因证据不足而无法申请赔偿,他表明:「既然是我开了这个先例,我就有责任替其他日本人的受难者后裔争取权益,现在只是开始。」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最后,青山惠昭强调,「台湾是我的故乡。」既然时代造成的悲剧已是事实,我们只能竭尽所能地追求真相、还原历史,并且协助受难者恢复名誉、弭平遗族的伤痛。「这才是阻止下个不幸的最好方法!」青山惠昭坚定地说道。

【专访】血的大肃清!是湾生也是228遗族 青山惠昭为人权持续

相关推荐